杂记

  • 2017-12-27
  • 185
  • 0

昨天常扬是自常扬辞职后第一次见面,上次见面还是给他践行,说是公司打算调他去上海,每个月还报销一次回武汉的高铁票,当时还跟我说要是在上海混好了带我过去。如今却是和我们一样也是辞职了,我一直都觉得他是我们这些人里面机会看的最准的人,每次公司的改革,他都能找到最适合的位置,从一线维护员到维护主管,在申请到技术部,在那个公司的每一步都走的非常的正确,这一次,我想他的选着应该也是正确的。
今天在送他走后回家的路上,想起了很多往事,好像长这么大,人生最得意的时候就是在那个公司了,家里的亲戚跟我说让我带着他们的孩子到我这个公司来、帮助村里和我们公司有业务来往的人处理问题时得到的夸奖、一次次站在员工大会的领奖台上拿着优秀员工,优秀团队荣誉证书的时候台下羡慕的眼神和掌声。也是在刚进那个公司的时候是我一无所有的时候,身上仅剩下300块钱,用这300块钱和发的第一个月的400块钱的工资过了50天。是常扬把他的空的房间租给了我,刚开始是赊着的,没有给钱。昨天在聊天谈到这个事情的时候我发了一句感慨,即使是我今天又一无所有,我也不缺乏从头再来的勇气了。是的,不会缺乏从头再来的勇气,试问在如今这个年代,除了当兵的,还有谁会在冬天的大雪里站一晚上变成雪人,就是为了让几万人能在天亮的时候能坐在温暖的房间里面上网,我本可以不用去的,打个电话叫下面的人去就行了,但是我担心他搞不定技术部的人影响进度、有谁会为了业绩,2个小时爬200多楼,直到累瘫我本可以不用爬的那是销售干的活,但是这关系到我们团队的荣誉、有谁能用两个月的时间把一个月几百家的维护量降到一个月不到100家,我本可以不用整改的,因为我知道我要被调到别的片区去了但是接手的是新人,我得把新人留住。这些活很辛苦,很累。

评论

还没有任何评论,你来说两句吧

鄂ICP备09018262号-4

备案鄂公网安备 42010302000542号 - Theme by Qzhai